“昨夜你出府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反正老爷子也知道,没必要隐瞒。

    “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随便溜达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半夜三更你溜达什么?”

    凌洛羽面不改色:“吃多了……睡不着,就随便溜达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凌不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借口还真的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要是吃多了,就在府中溜达,我偌大的国公府,还不够你溜达的吗?要是想出去,就在白天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凌洛羽眼睛一亮:“爷爷,你不让我禁足了?”

    “鉴于你昨天的表现,今天给你自由了……不过,你出门的时候,身后要跟个人!”

    凌不凡轻拍双手,铁石快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国公,二帅!三少爷!”

    凌洛羽唇瓣抽了抽:“爷爷……这不合适吧?!”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跟着她,怎么感觉那么的别扭呢?!

    铁石不悦的翻了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她还不合适呢?

    他都没说不合适!

    想当年跟着大帅二帅上阵杀敌的时候,人前骁勇,人后风光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位爷呢,虽然有点不入流的玄气,可终究还是划分在废物的等阶里。

    他跟着这样的主子伺候着,自己还觉得面上无光呢!

    凌不凡老奸巨猾,从凌洛羽一个眼神里就看到了她的顾忌。

    “铁石曾是你爹的护卫,谨慎忠良,以后就跟着你了……不过,男人嘛,做事总是粗心,就让小影也随身伺候吧……有她在,你总是方便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凌洛羽谢过老爷子,领着黑脸的铁石晃悠悠的出了府门。

    本想着先去楚家的药铺看看有没有可用的药材,孰知半路上遇到蛋头那几个小屁孩,每个人都拿着一堆新鲜的药草。

    凌洛羽粗略翻看了一下,没发现有价值的,就让铁石带他们回凌府,自己寻了路边的一个茶楼,淡雅走去。

    未进门,门口迎客的小二就谄媚上前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有日子没来了……您还是楼上雅间请着,小的这就给您上茶点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的中间,围着满满一桌子的人,正在听一个人侃大山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说真的,这可是我亲手所见……手指头粗的绳子,硬是被拽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!猪老三,这俗话说,空口无凭,你这信口胡咧咧的谁能信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哄笑暴起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们不信,不信的就来看看……这是我从它身上拽下来的一块鳞甲……”

    猪老三边说边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布包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,这鳞甲拽下来的时候,还带着血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打开了布包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怔,旋即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猪老三,你是不是喝多了?这样的东西也叫鳞甲?!”

    布包中,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白色鳞片,比鱼鳞稍微大一点。

    “屁话,这东西不叫鳞甲叫什么?你们都睁大眼睛好好的给我看看……”猪老三不悦的捏起鳞甲,绕着大家的眼前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点龙甲?!

    凌洛羽羽睫一颤,眸光淡水无痕的从鳞甲上掠过,步上二楼的雅间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