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知道,穿着夜行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,她不睡觉又作什么妖呢?!”

    凌不凡急忙挥手,招呼陶定去找人。

    铁石犹豫着追上:“国公!有件事,不知属下该不该多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刚才三少爷出们的时候,玄气倾泻……是玄气三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!你说什么?”凌不凡戛然顿足。

    铁石闷闷道:“三少爷……现在是玄气三重的修为!可前些日子,我跟踪她的时候,她还没玄气的波动呢!”

    凌不凡目光闪烁:“找人……先把人找到再说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夜行潜伏,凌洛羽无声无息的听于一处墙角处,察觉四处无人,翻身跃上围墙。

    齐王爷名义上为王爷,实际上也是个落魄的贵族,祖上留下的产业早就被他挥霍一空,府宅徒留一个空壳,只有居住的宅院还有些人气。

    灯火辉煌的宅院里,人们进进出出,不时传来齐王爷的呜呼惨叫声。

    他的伤口正在上药,每一次的触碰都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凌不凡,你个老不死的,断子绝孙了还这么的嚣张跋扈……你等着,等本王有一天一定要亲手杀了你……”他咬牙切齿的怒吼着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小点声吧……隔墙有耳,要是传到大国公的耳中,定然又要惹来是非!”伺候的房管家以眼神示意房间里的人都出去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王爷,他也是王爷,凭什么本王就要受他的欺凌?!明天早上,本王一定上朝参他一本……哎呦,疼死我了……你特么的不能轻点吗?滚滚滚……”

    上药的侍女巴不得快点离开,连忙收拾了东西退下去。

    房管家摇头轻叹:“王爷,不是奴才说您,您也真是的……明知道大国公在那里,竟然还敢招惹那个废物凌三少,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这一次凌洛羽会突然抽风?以前欺负她的那些事,也没见她告诉凌不凡啊?!肖勇说,这一次好好的玩玩凌洛羽,让老不死的脸上无光……谁知被废物打断鼻子不说,还……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了脸上的伤,齐王爷现在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早知道这样,我说什么也不会当着老东西的面动手啊……不行,明天我一定要参他一本,让皇上好好的杀杀他的威风……”

    他呜呼哀嚎了大半夜,方才迷糊着睡下。

    睡梦中,他感觉到一股凉意袭上颈下,顿时怒拍手。

    “滚开,本王刚睡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齐王爷,这么重的伤,你也能睡得着啊?”凌洛羽阴森森的讥笑声沉沉入耳。

    倒吸一口凉气,齐王爷猛地睁开眼睛,明晃晃的尖刃刺在他的眉间,吓得他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凌……三少……三少爷……你这是……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惊悚的是凌洛羽出现在这里,那他的那些侍卫都去哪了?!

    看他眼珠子乱转,凌洛羽勾唇轻笑:“齐王爷,你说,是你的嘴巴快,还是我的手快?!”

    匕首威胁着再进一分,刺上他的额头,刺破皮肤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