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嘘!你小点声音!”肖同洲脸色彻底变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皇上的亲妹妹,太后的亲闺女。

    在公共场合里这般的议论,要是传到皇上的耳中,那可是大不敬。

    你个老东西和皇上对着扛不要紧,反正也就一个虚名在身,他们爷孙三辈人,可都有官职在身,一旦被追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他惊慌摆手:“不凡兄,你声音小一点……这一些都是道听途说,不足为信!”

    凌不凡撇嘴,怒目圆睁:“屁!这种事,连我家的狗都知道,还道听途说……”

    肖同洲汗颜:“不凡兄,话不能这么说,人云亦云的事情嘛……你看你家的三少爷,还不是被人家说的一文不值,可事实呢?我看就挺好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连贯的两个声音从内厅传来,惊得两人起身而立。

    肖同洲错愕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凌不凡颇有几分幸灾乐祸:“好像是你家桌子……被掀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洛羽,你敢打本王……”一声怒吼从内厅传来。

    肖同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凌洛羽,今天这是没完的意思么?!

    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又招惹了她,难道不知道凌不凡这个护犊子的玩意就坐在这里吗?!

    今天这场喜宴,算是彻底玩了!

    内厅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朋友圈,显示的是此人的人格素养和实力。

    凌洛羽的朋友圈,那都是京城中的纨绔货色,但凡有点上进心的,都不会和她搅和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肖勇的朋友,全是积极向上的五好青年。

    满满一桌子看过去,尽是结实的腱子肉,肤色黝黑,凌洛羽往那一坐,犹如一只白天鹅蹲在野鸡窝里,压根就不是一个色号。

    肖勇的手重重拍在凌洛羽的肩榜上,皮笑肉不笑:“诸位,这位是凌三少,大家应该都听过吧?!”

    “哼!听过,大国公的孙子嘛,如雷贯耳……”说话的叫姜木,父亲是骑行大将军,年仅十五岁,人玄七重。

    他将凌洛羽上下打量了一遍,阴阴的凑上前,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“听说,前几****和方成为了争一个戏子,结下了梁子,还被他打了个半死……”

    凌洛羽坦然笑着:“对啊!所以刚才本少爷就将他打了个半死嘛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那样子,貌似还觉得挺光荣。

    姜木一时无话,无语的坐回去。

    “瞧你们,干什么?”一个尖细的嗓音在凌洛羽身后响起:“一群五大三粗的粗俗男人,欺负人家凌三少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用回头,凌洛羽已经知道身后之人是谁。

    此人是太后的外戚,祖上因为平战乱有功,所以封了个世袭的爵位,就像凌不凡的骁勇大国公一样。

    姜木脸上憋着笑:“齐王爷,我们没欺负他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爷带着浓浓的脂粉味,沉下半拉屁股,将姜木给挤走,在凌洛羽身侧坐下。

    “呸!敢做不敢认,你算什么男人……还不如人家凌三少呢……三少爷,以后这群人要是敢欺负你,你就只管告诉本王,本王给你做主……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