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情中&文!网..,精彩免费!

    四叶月光草孤零零的栽种在土地上,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几个意思?!

    凌洛羽蹲在那里观察了半天,也没见月光草有什么变化,不由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敲门声打断了凌洛羽的思绪,闪身出了混沌幽境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请你到书房……”

    凌家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这不是欺负人吗?!”凌不凡怒目圆睁,将手上的请柬扔到书桌上。

    “爹,怎么了?”凌云西取过请柬。

    “肖同洲那个老东西,一年大大小小的要摆十多次宴席,不是过生日,就是纳小妾……你特么的摆宴席就摆宴席,自己家里吃一顿就完事了,还非要给老子下请柬,指名道姓的让老子带着你和那个兔崽子过去……这是请客吗?特么的是给老子上眼药呢……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凌不凡瞬间意识到话过了,悄然看向凌云西。

    自从他伤了之后,已经多年没出凌府的大门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等于是在往儿子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目光闪烁,凌不凡轻声清咳,缓和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云西,前些日子我得了一个偏方,说是可以化解瘀滞,打通经络,我正让楚家药铺的人给你配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别再费心了,我这腿已经彻底废了,就不用再折腾了……”凌云西波澜不惊的应着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失望过去,他已经学会了不再希望。

    “二叔,做人不能太消极……人生苦短,消极没趣的……”凌洛羽神色悠闲的晃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她那闲云野鹤的模样,凌不凡火从心底起。

    “你瞧瞧你那样子,走路就不能严谨利索一点吗?一副二流子的模样,怪不得肖同洲那个老东西笑话老子,说老子这辈子要累死在你这个龟孙子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凌洛羽吃瘪,无辜的瞪大眼眸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您这又是哪里来的火?”

    陶定早就将请柬递了过来,闭口不语的站立一旁。

    在凌不凡训斥的时候,最好别搭腔。

    “兹定于八月初三于家中宴请宾客,为太后贺寿,届请骁勇大国公携子云西孙洛羽赴宴同贺……肖同洲……爷爷,太后贺寿……肖同洲请的哪门子客?!”

    真是有够奇葩的!

    太后的寿宴,你丫的在家里庆贺个什么劲?!

    “这是在显摆他的那个破孙子呢!”凌不凡气哼哼的直甩头。

    陶定轻叹:“三少爷,你有所不知……肖同洲的大孙子肖勇是京城卫队长,专门负责皇城的守卫事宜,官职虽然不大,可位置很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明他的孙子在皇上的心中,分量很重呗,所以才将守卫皇城的众人交给了他……”凌不凡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人家的孙子是孙子,他的孙子也是孙子。

    肖勇堪称人中的龙凤,凌洛羽顶多算是一个屎壳郎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发愤图强,那也只是一只发愤图强的屎壳郎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要是不想去,就不去呗,又不是真的太后寿宴……推了就是!”凌洛羽不明白老爷子这是生的哪门子气。--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