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匪短暂的混乱为十五屯民兵争取到一个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冲进营地的那一刻,解珍解宝率领侦察兵向两边躲避,露出土匪正前方已经集结了一半的民兵。

    突击!

    徐世杨长刀一挥,民兵的方阵开始缓缓向前。

    老匪们从混乱中清醒了一点,曾经的正规军生涯和人类本能告诉他们,眼前慢慢向自己压过来的大阵并不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虽然每走5步,民兵就需要停下来整理一次队形,虽然民兵的装备非常滑稽,居然以斧头、镰刀甚至削尖的木枪为主,但上百人团结起来的气势,仍然给了土匪们一种自己就像是麦粒,正在对抗一盘石碾的错觉!

    列阵!列阵!快列阵!

    刘高在土匪身后大声命令:

    一帮农民而已!你们怕个鸟啊!列阵杀过去!

    话音未落,民兵左侧,突然传来一声巨响: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徐二指挥几个亲兵,按照徐世杨预先的布置,用一门木炮从侧面斜射敌人。

    三斤碎石子呼啸着涌出炮膛,瞬间,拥挤的土匪人群像是被镰刀割倒的麦子,哗啦啦倒下一片!

    土匪的士气开始动摇,他们都被这晴天一声炸雷惊住了,而且双方还没接触,这边瞬间倒下近20人,很多倒霉蛋脸上还嵌着一脸砂石,惨叫着在地上打滚……。

    平时总是喜欢自吹自擂一身是胆的积年老匪们,开始不自觉的缓缓后退,连一直信心满满的刘高,此时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木炮这种最原始的火器,在第一见到它们的人眼里,震慑效果远大于实际杀伤力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木炮近距离侧射,取得的战绩也已经超出世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土匪此时伤亡已经超过一成,士气动摇的情况下,实际已经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一二一!一二一!整队!

    徐世杨怒吼着催促手下民兵尽快重新站整齐,片刻后,他又开始用已经变得沙哑的嗓子大吼:

    一二一!一二一!整队!

    他手下的民兵参加训练的时间太短,而且之前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纪律性,列队前进这种现代人看起来连小学生都能轻松做到的事,实际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徐世杨不得不站在阵列前排中间位置,右手高举大刀,让后面的民兵都能看到自己,然后一边大声喊着口令,一边用自己的步速为标准,尽可能整理队形。

    那样子,简直笨拙无比。

    后方,还有这时才匆匆赶到的民兵试图加入队列,搞得小小方阵后方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勉强维持着纪律的前半部分,实际上只有薄薄的三排:一直斜着眼看徐世杨的第一排大约20几个刀盾兵,能看到他后脑勺的第二排不到30个木矛兵,以及站在第三排的15个亲兵。

    如果徐世杨面对的是有所准备的鞑子,他们只需要集中最精锐的披甲兵,在弓手的掩护下集中突击一点,就可以轻松撕裂这个所谓的方阵。

    不过,土匪显然没有这种战斗力,他们反而被这笨拙的方阵压得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总算反应过来的刘高还是试图重整阵型,一些忠于他的老匪用刀背连抽带打,想把其他人尽快组织起来。

    但前方挨了一炮的土匪可不是任人欺负的新匪胁从,有人试图反抗,有人只想逃命,很快,刘高所在的栅栏突破口位置开始变得拥挤,近百土匪蜷缩在这里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方阵右侧,徐大指挥另外几人操作一尊木炮,给拥挤的土匪队伍来了第二下。

    一阵飞沙走石过后,土匪又趴倒一片。

    随后,徐大按照徐世杨编制的亲兵条例,把已经无处不在冒烟的木炮一脚踢到一边,抽出一柄腰刀,准备参与近战。

    预想中的白刃战并未到来,原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土匪,近距离挨了第二炮之后,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天打五雷轰啊!逃命吧!

    不知是谁,突然发出这样一声怪叫,随后所有土匪,全都转身向营地外逃去,逃得最快的就是刘高和他的亲信……。

    徐世杨愣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,这些吹的震天响的所谓积年老匪竟然这么不撑打,原本他以为需要前排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