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高始终觉得,挨这波轻箭,不是因为对手发现自己了。否则徐家军就不敢安营,而是应该凭借人数优势,尝试包围自己。

    可下面的土匪跟他的看法不太一样,人人都知道,能轻松飞出50步还有杀伤力的战弓铁箭,价格相当昂贵,如果敌人真的没发现他们,应该不至于随便向这边漫无目的的抛射轻箭。

    侦察队射出第一轮的时候,土匪们还只是吃了一惊,毕竟那8只锐头轻箭没能伤到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但等侦察队第二次张弓搭箭,土匪们再也忍不住了,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,在刘高还没反应过来,下达命令之前,就窜出隐蔽的树林,向徐家军的营地冲过去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,剩下的人理所当然的也跟着发起冲锋,这反而把刘高这个真正的首领落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你们这群小崽子,谁让你们冲的!浮来山二当家气急败坏的大叫着:快回来!不是,快列阵!

    刘高感觉自己都被这群混蛋气糊涂了,作为前正规军军官,虽然只是品级很低的都虞侯,但怎么也算是见识过真正的战争应该是什么摸样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无论个体战斗力再怎么强,如果不列阵,那就称不上军队。

    见到敌人发一声喊,然后就一拥而上的,那是流民或土匪,能被500强兵追着上万人砍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他倒是忘了,现在他的那些前官军手下,确实就是土匪。

    落草这么多年,他只是好吃好喝的供养这些安身立命的本钱,却没能组织起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训练。

    毕竟,这200积年老匪,原本来自完全不同的编制,而且还是溃兵。

    这伙人是周军被鞑子打垮后,不得已汇聚到他这当时最高级别军官身边的,虽说以刘高为首,可他也没法真正意义上控制这个混乱的武装集团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落草这几年,刘高为了加强自己在这伙溃兵中的权威,不断通过一些阴险手段,除掉了溃兵中的基层军官和稍微有点权威的人才……。

    于是,原本计划好的夜间近距离突袭,迅速演化成现在这种样子,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伙所谓的积年老匪有什么超出常人的军事经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世杨正在准备开饭,为了显示官兵一致,他很刻意的选择了打饭队伍的中间位置排队。

    前面的民兵倒是想把位置让给他,不过都被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可惜,刚刚轮到他,就听到营地外面传来一阵土匪的怪叫声。

    徐世杨愣了一秒钟,随后把手中的木碗重重一放,抽出缴获自鞑子的虎牙大刀,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比他反应稍微慢了一点,不过也很快跟了上来——先是徐大、徐二等正在维持食物发放纪律的战士,然后是公孙胜和其他没有任务的亲兵,最后,几乎所有人都向前方跑去。

    因为曾经成功偷袭过鞑子的弓子铺,徐世杨对类似的情况还算警惕,至少他没有大意到插根树枝就算扎营的地步。

    布置营盘的时候,他下令把大量尖头木枪(这是徐世杨目前唯一不缺的武器)倒着斜插进土里,围着整个营地形成一道简<!-- 82xs:56866:30093254:2019-08-15 06:29:17 -->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