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世杨护送着大车队到达莒州城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节城墙残垣处,可以清楚的看到范家占据的西北角那边,灯火通明,一些拿着草叉、木枪、镰刀等武器的堡民,正挤在的站在坞堡墙上,紧张的注视着徐家军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很显然,那里也已经全体动员上坞堡城墙了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作为同样受到浮来山骚扰的两家地方豪强,范家就算不箪食壶浆,至少也应该对徐家的军事行动感到欣喜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对徐家表现出极大的警惕。

    这世道就是这样,除非双方关系十分亲密(比如有姻亲),否则强大的坞堡对弱小坞堡的态度,也不比土匪友善多少。

    如果有机会,徐世杨的父亲和大伯,怕是也不介意在攻克浮来山之前,先拿范家补充一下物资和人口。

    徐世杨摇摇头,汉人地方势力之间的提防越深,对他未来的计划就越不利,搞不好,将来他在有力量驱逐鞑子之前,得先发动一系列针对汉族地方武装的统一战争。

    那将是他最不想打,却又不得不打的战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范家防守严密,还是老爷们不想在大战前另生事端,反正,这一夜双方气氛虽然紧张,却也没真的发生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天亮之后,范家也看出徐家军没有找他们麻烦的心思,因此明显松懈了一点。

    一大早,范家一个耆老带着几个小厮,牵着两辆骡车给徐家军送来了劳军的物资——高粱饼子、加了盐的野菜汤还有一些鸡鸭和禽蛋(最后两样是专门给徐家堡主们准备的)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酒肉,但一大清早就能吃到刚刚蒸出来,还带着温热气息高粱饼子和野菜汤,对常年处于半饥饿状态堡民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徐世杨自己分到一只烧鸡和两枚熟鸭蛋,他用手大概称量了一下鸡的重量,可能只有两斤多一点,闻着倒是挺香,可惜太瘦了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上一世,徐世杨极端厌恶那些饲料催肥的肉食鸡,他甚至觉得吃那种鸡肉跟直接吃纸的味道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时代待的久了,他又开始怀念起那些肥大的肉食鸡来了——至少分量十足,可以敞开大嚼啊!

    老李!

    徐世杨叫来负责辎重队的李木匠,把烧鸡递给他:

    叫人把它剁碎了,加在大家的汤里。

    哎,好……,哎?李木匠差点没反应过来:少爷您不吃肉吗?

    怎么不吃?也给我来一碗菜汤,那里面不就有肉了?徐世杨大大方方的说:顺便把这俩鸭蛋给医疗队送去,告诉她们,想想办法,每人都要有一点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既然现在还无法同甘,那至少要做到共苦。

    公孙胜、李木匠等坞堡里的管理人员本来也有加餐,差不多就是一碗加了一块肥肉的重箩蒸饼这种水平。

    等李木匠把徐世杨的要求悄悄告诉几位队长之后,他们凑在一起互相商量一阵,觉得徐世杨这样做很有深意,值得效仿。

    况且他们几个下属如果吃的比徐世杨还好,会显得有些逾越,这可不是为人臣的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人都把精致的早餐贡献出来,跟士兵们分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十五屯的士兵瞪大眼睛看着手里的木碗,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没睡好,以至于一大清早连伙食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他用空出来的一只胳膊使劲揉揉眼睛,再揉一下……。

    嗯,似乎没有看错,碗里确实飘着大量油星。

    哇……,今天有肉吃啊!

    身边另一个民兵情不自禁的大声赞叹起来,这个人刚刚喝了一口汤,嘴里正有滋有味的嚼着一块鸡肉。

    嗯……,好吃!嗯……,真香!

    还有饼子呐,快去拿!又一个相熟的民兵急切的说道:去晚了就没有了!

    每人一个饼子,怎么会没有?

    哎,你们不知道,少爷把他的肉和蒸饼都分给咱们了,每人只有一小块,分完了就没了!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听到这话,民兵们赶紧跑到分饼子的辎重队士兵那里,正想往前挤,却被几个半大孩子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