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,张老哥,你自己觉得呢?

    公孙胜笑着给张铁匠倒酒:

    你是铁匠,那老李不过是个木匠,结果新来两户工匠,连你一起,堡主都让老李管着。

    嘿嘿,都这样了,堡主对你有没有看法,你自己不知道?

    这,这……,唉……。

    张铁匠唧唧半天,最终还是一句整话都没说出来,只能低着头喝闷酒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吃菜的解珍解宝兄弟,觉得这气氛似乎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那解珍问道:公孙先生,张老哥是铁匠吧?堡主为何让一个木匠管全堡的工匠?应该是铁匠更重要吧?

    解珍兄弟,这正是俺今天请你们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公孙胜殷勤的给他倒酒:

    跟了堡主这些时日,俺算是看出来了,咱家堡主,跟别处不一样!

    不一样在哪?解宝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你们谁见过,得到一个村子不过1年,就敢带人去打鞑子的堡主?

    没见过,谁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是当堡主时间长短的问题,别说当上堡主不到一年就去打鞑子,就是当10年堡主的人,也不敢干同样的事。

    这不,打完鞑子才几天啊,堡主又鼓动全家去打浮来山。公孙胜虚指一下北面浮来山的方向,带着明显得意的语气说道:那浮来山现在有5个寨子,打下来之后建3个坞堡不成问题吧?

    徐家两代成年男丁,一共才6个人,你们觉得,三个新坞堡的堡主应该是谁?

    咱堡主这个不安分的性格,你们觉得,他明年还会打谁?

    后年呢?再往后呢?打不下来也就罢了,若是打下新的堡子,那些新坞堡堡主是谁?

    说到这里,解宝还是有点迷糊,但解珍已经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徐家没那么多人当堡主!他小声给弟弟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诸位兄弟,俺这辈子就打算卖给徐家——不,卖给堡主了!

    公孙胜压低声音,缓缓地说道:

    俺也不瞒什么,俺要当堡主!

    可这堡子是人徐家的,谁能管一个村子,还得咱堡主说了算,诸位兄弟都是堡主面前的红人,到那时候,还请多给俺美言几句。

    公孙胜今天请这些人,都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其中,解珍解宝直属徐世杨,显然很受重视,但他们是新来的,公孙胜自认为他们对自己的目标没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徐二是亲兵队副队长,这是个尴尬的职务,他上头还有个正队长徐大,如果要从亲兵队中外放一个坞堡主,老实听话的徐大比徐二合适的多。

    但是徐二不可能没有一丝别的想法,公孙胜需要他的支持,反过来他也同样需要公孙胜的帮助。

    至于张铁匠……,呃,他本想拉拢李木匠,但今天徐世杨一句话就把李木匠提升为整个十五屯的工匠头子,这地位立马就不同了,公孙胜甚至觉得,李木匠会是未来争夺堡主位置的重要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这道士现在有些后悔,也许,不该把改进木炮工艺的功劳给李木匠——至少不应该全给他。

    俺也相当堡主。解宝小声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俺也想,谁不想当堡主啊!解珍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诸位兄弟,咱们守望相助,都有机会的。公孙胜笑眯眯的说:堡主不是个安分的,仗会一直打下去,徐家的坞堡会越来越多……。

    解珍突然问道:公孙先生,如果打败了怎么办?

    这就要看,你们是愿意为天天好酒好肉的日子搏一把,还是甘心做一个普通猎户了。

    公孙胜坐回位置上,夹起一块兔肉扔进嘴里,连骨带肉,吧嗒吧嗒全嚼碎了咽下去。

    老张,你也想想吧。

    你是想当一辈子铁匠,还是想向老李那样,将来也给你那俩儿子留一个村子。

    这……。张铁匠呆呆的坐在凳子上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大部分人,都在思考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只有徐二,依旧满脸无所谓的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未来?他早就想明白了,根本不需要公孙胜来提醒他。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