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是混乱的时代,女性的社会地位就越低。

    如果社会乱到现如今江北这种动不动人相食的地步,大多数女性就会退化成某种类似于工具、牲畜之类的物件。

    或许很昂贵,可以算是奢侈品,但绝对不是人。

    因此,徐世杨的徐家十五屯,就显得格外另类。

    不仅管理层被强行塞入一个老婆婆,坞堡里的女性地位也相对较高——虽然安排给她们的活同样很重,干不完就要挨军棍,还会挨骂,但在这里,她们是人,不是玩物或工具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在徐家十五屯,丈夫是没有权利随意出售妻子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临时出租还是永久出售,都不行。

    想当初,刚刚接手坞堡的徐世杨,是连续砍了近七、八个脑袋,才把堡民随意处置女性的习惯更改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管理坞堡的时间还不长,仍然无法堵住全部漏洞,但能改进一点,相对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造成一个后果,时间一久,十五屯的女性也养成了个别处绝对不会有,也不敢有的习惯——她们偶尔也会向徐世杨这个堡主提点要求。

    当然,不能直接找徐世杨,必须通过容嬷嬷传话。

    又怎么了?那些傻妮子想要啥?

    听到容嬷嬷说有问题要汇报,徐世杨的第一反应,就是西院的女生宿舍那边,有人想要什么新东西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给集体厨房增添一口大铁锅?或许是想换个铁质农具什么的?

    容嬷嬷犹豫了许久,然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有个新来的妮子,想……,想加入少爷的亲兵队。

    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哈哈哈!容嬷嬷莫要说笑!女子去给堡主当亲兵?哈哈哈!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,前仰后合,乐不开支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……,除了容嬷嬷和徐世杨。

    容嬷嬷,怎么一回事?徐世杨严肃的问:西院为啥会有人想加入亲兵队?

    老身也不知道,本来老身也说她不要妄想,女孩子怎么能当兵呢?容嬷嬷低着头,似乎有些羞愧:但,但那个小妮子说,说她杀过一个鞑子,少爷您知道。

    杀过一个鞑子?爆笑中的人们稍微安静了一点。

    杀过一个鞑子?这是啥意思?

    十五屯这边,只杀过两次鞑子,一次是上次的夜战,一次是第二天对俘虏行刑,两次应该都没有女人参加才对。

    吹牛吧?解珍小声嘟囔一句:女人怎么可能杀过鞑子?

    女人还真有可能杀过鞑子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徐世杨倒是想起那天夜里,那个趴在鞑子谋克主背后,用切肉的小刀疯狂背刺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实际上,那个鞑子谋克确实是女孩的战果,而且,她还相当于救了徐世杨一命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个小姑娘的话,别人可以笑话她异想天开,徐世杨却自认为没这个权利。

    于是,他吩咐道:叫那个想当亲兵的女孩来见我。

    周围的笑声彻底消失了,一帮大男人面面相觑:‘啥意思啊这是?还真有能杀鞑子的小丫头?’

    ‘这不可能吧?’

    遵命,老身这就去喊她!

    容嬷嬷忍不住笑了——总算对得起那个小姑娘偷偷奉上的厚毛毯了。

    其实,那个丫头一开始想送她一件熊皮大衣,只是那玩意实在太惹眼,容嬷嬷虽然眼馋,却不敢收下。

    还有,那丫头的姐姐长的俊俏,这么识时务,说不定有机会给少爷当个妾侍什么的,到时候就是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容嬷嬷愿意给她传达这种笑话般要求的原因。

    莫欺少年……,啊不,莫欺少女穷啊!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,容嬷嬷找来了正在后厨帮忙的赵琳。

    当时,徐世杨正坐在自家大厅那张圆桌旁,拿着自制的鹅毛笔在一摞纸上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少爷,她来了。容嬷嬷小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徐世杨抬起头,用挑剔的目光审视眼前显得大大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